【食】餐桌的意義 | 雜談 | 家裡最重要的地方

/ 1月 01, 2018


「餐桌」之於我,是家中最重要的地方。
 
自幼成長於三代同堂家庭,同時兼任鑰匙兒童,在我的回憶裡,聚在餐桌上吃飯只有兩種情形:
 
妯娌間邊吃邊吵架,以及,兩腳還蹬不到地的自己獨自面對一桌菜。
 
轉型為核心家庭之後,餐桌基本上就失去它的功用了,回到木頭的本質。
 
因此,幼時喜歡到同學家吃飯(現在似乎都說蹭飯),還記得那一鍋鍋滷肉,一碗碗白飯的味道,都遠勝過家裡的八菜一湯。
 
前些日子旅居海外,每天早上六點睜開眼睛就能聞到廚房傳來的香氣,今天蒸饅頭,明天煎薄餅,後天吃綠豆粥。
 
晚上回到家中,主人指著盤中的醬菜說:「自己醃的,吃吃看,還有那米飯是朋友自己種的,口感可能沒有外面賣的那麼好。」
 
他斟了一杯白酒,開始說起那鵝肉是從何而來,口感如何之好,邊說邊往我面前的小杯斟酒:「再一點吧?」
 
他女兒瞪了一眼,用眉語說著不准再喝了。
 
飯桌之上,沒有爭吵,沒有金錢,沒有地位,回想起來,真是幸福的一週。
 
期許自己 2018 年也能營造出這樣的飯桌氣氛。
 
祝各位新年愉快,萬事順心。


「餐桌」之於我,是家中最重要的地方。
 
自幼成長於三代同堂家庭,同時兼任鑰匙兒童,在我的回憶裡,聚在餐桌上吃飯只有兩種情形:
 
妯娌間邊吃邊吵架,以及,兩腳還蹬不到地的自己獨自面對一桌菜。
 
轉型為核心家庭之後,餐桌基本上就失去它的功用了,回到木頭的本質。
 
因此,幼時喜歡到同學家吃飯(現在似乎都說蹭飯),還記得那一鍋鍋滷肉,一碗碗白飯的味道,都遠勝過家裡的八菜一湯。
 
前些日子旅居海外,每天早上六點睜開眼睛就能聞到廚房傳來的香氣,今天蒸饅頭,明天煎薄餅,後天吃綠豆粥。
 
晚上回到家中,主人指著盤中的醬菜說:「自己醃的,吃吃看,還有那米飯是朋友自己種的,口感可能沒有外面賣的那麼好。」
 
他斟了一杯白酒,開始說起那鵝肉是從何而來,口感如何之好,邊說邊往我面前的小杯斟酒:「再一點吧?」
 
他女兒瞪了一眼,用眉語說著不准再喝了。
 
飯桌之上,沒有爭吵,沒有金錢,沒有地位,回想起來,真是幸福的一週。
 
期許自己 2018 年也能營造出這樣的飯桌氣氛。
 
祝各位新年愉快,萬事順心。
閱讀全文


高雄市育群街。



「這回鍋肉好吃的關鍵,就在於肥肉的部份有沒有炒到微微卷起,晶白透亮。」 



如果說「蘭丸」的「東京清湯醬油拉麵」溫柔的學長的話,那麼售價 200 元的「濃湯醬油拉麵」應該就是新訓中心的教育班長了。
 


托爾斯泰說:「人的幸福存在於生活之中,生活存在於勞動之中。」



在四川與重慶,一百個家庭,就有一百種回鍋肉。






「飯都吃不香!談什麼理想!」